山西旅游景点大全

山西盂县大汖村自助游攻略

www.lvyou520.com |  | 时间:2014-11-06 22:39:42


    大汖村建造在一整块巨石山坡上

  从沟口到大汖只有4公里的路程,开车却走了将近40分钟。山势凌厉、峰峦险峻的太行犹如不容侵犯的天兵天将护卫在山村的周围,而蜷缩在它怀抱中的大汖是那样的安详古朴,听天由命;又是那样的深藏难露,孤独寂寞。

  曾见过西递宏村的皖南徽韵,也赏过周庄同里的枕水人家,但当我站在大汖村口已有几百年树龄的古槐旁,仰望着挂在山腰之上的座座小院、户户人家时,心中还是不禁有一种别样的情愫油然而生。是为它貌似布达拉宫的参差之美?还是为它历经千年风雨而未改的古朴原始?是为令我们仰视的古人智慧和精湛技艺?还是因村子深藏太行深处、远离时下尘世喧闹的寂寞与无奈?都是,也都有吧。

  “汖”,一个笔画简单的汉字,翻遍现代汉语词典,终也不见它的身影。只有打开康熙字典,才能与它谋面。字典里说读pìn,但当地人念chang,去声。大汖人说,山水为汖,表示水从山上流下来,就是我们说的瀑布。因为原来进到大汖村的山口有三条瀑布,村子又居最大瀑布之地,所以取名“大汖”。

  而今,行走于这个石头村,你会觉得日月的时钟仿佛曾经停摆。我们随意走进了一个小院,不大,宽约3步,长也就十多步。就这么点儿地方,东南西北都盖着房子,足见这里的寸土寸金。小院的地是石头面儿的,进家的台阶也是石头的。黄褐色的传统木门窗简单朴实,让人联想到了“柴门”二字。院里的墙上挂着博物馆级的原始农具和生活用具,屋里的顶棚和墙上糊满了报纸,家里摆着我小时候在爷爷奶奶家里见过的躺柜、木箱、风箱、水缸……后来我们才知道,小院儿里住的两位老人,恰是村长的父母。其实,村里的家家户户,大多与村长父母的小院“风景”相似,“气质”相同。这样原始古朴的风韵,离我们这些城里的现代人很是久远了。

  大汖村通往山外的那条盘山路是1989年才修的,过去,大汖人出山走的是另一条山间小路,靠的是一双腿脚。从大汖走到山外的平坦处,一般人需要一个半小时。现在,那条隐没于大山间的、远远望去就像一条细细腰带的老路,仍然是没车的大汖人出山的选择。今天的大汖人依然过着古老而纯朴的生活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喝的是山上流下的泉水,吃的是自己种的、基本不上化肥的土豆、小米。村里没有商店,没有学校,没有医院,村民量个血压,也得走到山外。

  深山里的大汖石头比土多,挂在山上的土地都是村民依山况开垦,大大小小,不成方圆。国家丈量土地都没法以亩算,而大汖人则以“堰”计。“你家有几堰地?”这就是大汖人的说法。有一件事不知是真是假。说村里的夫妻俩计算自家的土地,左算右算总是少一块,后来才发现,那块地被自己的草帽挡住了。与大汖相伴的太行峰高坡陡石头多,连农家人常用的毛驴、骡子、黄牛都上不了山,因此,大汖人耕种挂在其上的一堰堰土地就备尝艰辛。不能担,不能挑,只能靠人背。春天,村民靠背篓把种子肥料一筐筐背上山,秋季,他们又将汗水换来的五谷一肩肩背回家。年年岁岁,从古至今。所以,走遍大汖,不见一头大牲口,因为它们在这里没用。背篓,这个本不是北方人常用的东西,反倒成了大汖人离不开的生产和生活用具。

  大汖是古老的,也是艺术的。这个既有布达拉宫建筑风韵、又具皖南江南味道的深山小村,在三晋的黄土地上是如此得风情别具。面对这一没有大师设计、但犹如大师设计的农家建筑,面对古人的精湛技艺,面对先人们顺应自然、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聪明智慧,我们这些又进化了千余年的所谓现代文明人,只有叹服,只有仰视。能在如此的一亩三分地上建造出如此艺术的居家住所,能在这么不易生存的天地里世世代代延续至今,可见人的韧性和伟大。

  为什么太行深处的乡村民居抹上了南方建筑的色彩?被老乡看作是“村史”通的村民韩满怀告诉我,相传,大汖村的缔造者是个南方人。

  古朴与宁静,孤独与寂寞,理想与现实这对伴随人类始终的矛盾,活生生就摆在大汖的面前。何去何从?卫星都上天了,指望年轻一代继续做深山古村的守候人,显然很不现实;那么,随着老人们的离去,难道就让这座别具特色、不可复制的千年古村自生自灭?我问村长,他长叹了一声。

  大汖不大,村也无名。但它就像一扇古老的窗口,透过它,我们可以窥视人类农耕文明的足迹,获取许多历史信息。它也是一个活的样本,阅读它,我们可以知道,人类曾经这样走过。我不知道,像大汖这样的古村还有多少,但我知道,随着历史的一页页翻过,这样的古村会越来越少,越来越稀有珍贵。

  大汖有个村民叫韩二黑,他被村里人称作“半仙”。他去世时对村里人说:大家尽量不要搬走,这个村将来一定会红火起来。我们不迷信,但我们祈愿他的话能变成现实。不管是政府、集体还是个人,如果能为大汖的保护、开发和利用尽责出力,那岂止是大汖人的福分!

  大汖(pìn去声,当地人读ch ng,去声)村位于山西省盂县梁家寨乡深山沟谷中,是一个具有徽派建筑特点和南方吊脚楼风格,至今仍保留着原始农耕风貌的古村落。山水为汖,表示水从山上流下来,即瀑布。因之前大汖村山口有3条瀑布,所以取名“大汖”,目前大汖村已经被划为御枣口村的一个小组了。大汖村距县城盂县60公里,据村里古庙石佛背刻记载,已有1000多年历史。整个村落坐落在一块大山石上,所有房屋依山而建,层层叠加,错落别致,高达十四层之多,被誉为太行山深处的“布达拉宫"。

  大汖村是先人们根据中国传统环境的风水理论选吉地建造的,整个村庄群山环绕,围合封闭,附阴抱阳,藏风聚气,东进西收,松柏罩头,清泉绕村,其独特风格的“立体交融式”乡土建筑完整地保留了古老的盂县传统和民俗风情,充分体现了天人合一的自然格局。

  该村上世纪80年代还有340余口人,近年随着上学打工的陆续迁出,目前村里只有15口人生活,年龄最大的86岁,最小的50岁,年轻人都已不在村子里居住了。这里的人们过着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生活,民风纯朴,热情好客,村中夜不闭户,路不拾遗,至今还保持着原始的古风古貌。

  地址:山西省阳泉市盂县北60公里,梁家寨乡大汖村

  大汖村主要看点:

  乡土建筑

  大汖村的房屋大致分为平房、窑洞、楼房、楼窑混合四种类型,有独门小院、二层阁楼,更有三层石楼等,庭院、居室、谷仓、牲圈一应俱全。最奇特的是所有房屋都没有地基,只凭借粘土和石头砌盖在一块光滑的山石上。

  大汖村的房舍依山而建,层层叠叠,鳞次栉比,房与房之间相互依托,又自成一体,看似相连却又分离,上下错落却实为一家。村里的房屋均以山木为框架,用山石垒壁,用粘土相砌,外抹黄泥遮风,上铺青瓦避雨。家家飞檐斗拱,处处雕梁画栋,屋脊、房檐、门窗上的砖雕木雕更是图案精美、技法娴熟。

  石板小道

  大汖村的大小道路全部用石板或石头铺成,村民就地取材铺设了道路,与周边环境浑然一体。老人们说,村子里的路和台阶,是先人们在岩石上一阶一阶的锉出来的。当人们行走在大汖村的山道小巷,会感觉它的干净无尘,别有一番情趣。

  古槐

  该村因建在一整块巨石山上,树木很难生长,然而村口有一棵大槐树,树干三个成人也合抱不住,树龄约有五百年。古树生长在干石山庄,可谓一奇。

  镇山石佛

  大汖村里供奉着7尊石龙神像,曾供奉在大汖村外的三汖附近的“石龙庙”内,主司周边风雨。乡民世代口口相传,七尊镇山大王为“活神”。据当地文物部门调查,石像的背后有一些磨损风化了的文字记载,落款是金承安五年,距今有近千年的历史。其中体型最大的石龙大王有一个奇特的现象,在不同的时辰,不同的地方,去称它的体重,都有不同的重量改变。或多或少,相差2-3公斤,总体维持在30-35公斤。据悉,此事后经省、市、县文化部门多方验证,成为大汖村神奇的不解之谜而闻名。

旅游在线咨询QQ群:134395421

北京出游网官方微信
|版权所有·出游网 Copygight © 2013 []